狐狸视频下载安装

西班牙殖民者抢先一步,占了东藩北部,进行贸易和殖民。

接着,号称海上马车夫的荷兰红毛,他们不知道有东藩岛的存在,在攻占澎湖之后,还想染指闽地。

刚开始时,红毛人数少,战场又是在陆地,被明军一顿围殴,打了个满地找牙。

红毛当然不甘心了,于是调兵遣将、积极备战,最终,双方在料罗湾发生了海战,明朝以兵船两百艘、近万大军,对付荷兰的军舰十三艘,士兵九百余名,这兵力数悬殊吧?

可结果是两败俱伤,问题还是出在这次是海战,明军的火炮差红毛太多了。

明军损失较大,但红毛占了上风,却是孤立无援。

于是,双方自觉都打不下去了,经过谈判,荷兰人在明朝官员的指点下,同意撤退到东藩南部。

明朝这计叫驱虎吞狼,让红毛去对付岛上的海盗和西班牙人,可惜,历史证明这是着昏招。

此后,荷兰击败了原地主西班牙人,独占了南部,继承了西班牙人在岛上的设施,并进行开发。

随着荷兰人势力地不断壮大,直接威胁着岛内北面的郑芝龙海盗集团,双方因为海上利益,多次发生了正面冲突。

初期,由于荷兰的人数较少,郑芝龙还占据优势。

但是随着荷兰人数和军舰渐渐的增加,郑芝龙越来越感觉自己孤掌难鸣了。

夕阳下的落寞

因此,在与荷兰人对抗两年后,郑芝龙主动向明朝朝廷上书,愿意“剪除夷寇、剿平诸盗”,归顺了明朝,并且被朝廷封爵,允准到福建发展势力。

五年后,经过积极备战的郑芝龙,终于在金门海战中击败了荷兰,从此“海氛颇息,通贩洋货,皆用郑氏旗号”,掌握了东海的贸易霸权。

但荷兰人依旧占据着东藩南部,其东印度公司的主要利益那时还在马六甲以西,所以没有调动海军东来与郑芝龙决战的意愿,双方就这么相安无事了。

直到去年,被吴争以麾下三大水师,加上郑森的水师,合力迫退了以荷兰人为主的“诸番联合舰队”,以压倒性的武力优势迫使荷兰人承认了建新朝对东藩的主权。

当然,做为“投桃报李”,吴争允许荷兰人继续在东藩南部存在既得利益和持续发展。

其实这个时候,吴争完有理由向东藩派驻流官开府了。

但吴争不愿意,理由有二,一是确实达不到控制东藩的实力,那么彻底扫清并剥夺荷兰人的既得利益,必须经过一场大海战,战场得不到的,谈判桌上也休想得到,可眼下局势,吴争无力掉过头来,进行两面作战,既然难解,不如放下,先定了主权归属,然后慢慢耗,耗到可以一举荡平之时。二是郑家在东藩北部数十年的经营,势力不小,再则,郑森毕竟在与“诸番联合舰队”出了大力,蒙受的损失也不小。

吴争还考虑到,“皇明世训”对建新朝君臣的影响力,这时提出统治东藩缺少法理依据,毕竟,大将军府名义上是隶属于建新朝的。

所以,吴争“慷慨”地将整个东藩岛,做为回报“赠送”给了郑森。

而郑森,隶属于永历朝,永历朝也是大明旗下的朝廷。

这等于吴争将一个烫手山芋,甩给了永历,暂时让朱由榔去费心吧。

……。

但吴争这次,没有见到郑森。

郑森回避了。

也对,两次在吴争手下吃了瘪,这口气让郑森非常郁闷。

于是,他就用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手段,来回应吴争的相对“高调”。

吴争在金门“传见”郑森,这合礼法,郑森只是永历朝的延平王,而吴争那是吴王,一字之差,距离是相当大的,虽说是两朝了,可不管是永历朝还是建新朝,名义上都是大明旗下政权。

郑森不能不奉传,可又憋着一口气,于是称病,重病,病得没法起床。

不过延平王府的奉传阵容,还是比较合规的。

郑森十二岁的儿子郑经,此时已成为世子,他与叔父郑袭,也就是郑森的五弟一起代父奉传,来金门进见吴争。

陪同人员有郑森部下黄昭、萧拱辰等人,自然也少不了那个陈永华。

按理说,这事并不是过不去的事。

毕竟二人分属两朝,可吴争为啥事来的?

见不到郑森,和谁谈?

于是吴争没有接见郑经、郑袭等人,而是单独召陈永华来见。

……。

“外臣陈永华拜见吴王殿下……。”

时下才及冠之年的陈永华,让吴争看着有种沧桑感,看来,滩浒山大海战之后,陈永华的日子不好过。

这说起来,有吴争一些原因,当时吴争水师与“诸番联合舰队”在滩浒山僵持,并陷入危局时,是陈永华向郑森执意进谏增援吴争。

但到了,打胜了,郑家水师伤亡惨重,虽说吴争也没小气,将俘获的敌船大部分补给了郑森,可海员的损失,是无法及时补充的。

这也使得郑森在之后与“诸番联合舰队”在金门海域对决时,水师重创。

所引起的连锁反应是,吴争与李定国联合起来向郑森施压,迫使郑森离开福建东南基地,来了东藩岛北部。

郑森心里肯定不服气,可形势是人强,他没得选择。

率陆军和水师残部来了东藩岛北部,可问题是,东藩岛北部最大的两座城池圣多明哥城(今淡水区域,也叫安东尼堡)、圣萨尔瓦多城(今基隆),是二十多年前西班牙人所建,之后荷兰红毛与明军料罗湾大海战后,撤向东藩,用海军残部愣是打得西班牙人狼狈鼠窜,从此接手了西班牙人的两座城,并加以修缮、整固。

荷兰人接手之后,将圣多明哥城改名为安东尼堡,并在两城堡修筑炮台及各种防御工事,可以说,东藩岛北部基本上就控制在这两座城堡之下。

所以,明面上,荷兰人妥协了,承认了建新朝对东藩岛的主权,可实际上,东藩岛南北依旧在红毛的实际控制之下,甚至连郑森他爹原本的海盗基地,也在其中。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