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看污视频的软件

() 不就之后,林飞蹲在一棵距离猪头人大营100多米开外的大树上,透过树叶间的缝隙观察着猪头人大营内的动向。

好吧,距离有点远,以他的目力也只能依稀看到军营内灯火通明,猪头人战士来来往往。

林飞右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思忖片刻,决定照老样子给这些营地内的猪头人们,来一记‘流星火雨’作为试探。

随后他伸出自己的右手,开始调动自己体内的灵能酝酿流星火雨。

在林飞躲在大树上酝酿大招的同时,远处猪头人营地内,正在与自己的部下商讨今后作战计划的猪器猛的从座椅上站起身子。

在猪木头等猪头人将领不解的目光中,从自己怀中掏出一颗玻璃小球一样的器物。

只见这个小球正微微震颤,并且散发着金色的灵光,“砰”的一声,小球在猪器手心炸裂开来。

“敌袭,有杀伤力巨大的攻击正在酝酿,命令所有战士出来集合。”猪器大吼一声,急急忙忙的冲出帐外。

一干猪头人将领闻言,立马也跟着冲出帐外,它们没有怀疑猪器说的话,出帐之后立马对守在外面的亲信下达命令。

“直接拉响警报。”猪器站在自己的大帐外下达命令道。

“咚咚咚……”

急促沉闷的警报声从中军大营响起,接着分布在四周的其他营地也跟着相继响起警报声。

阳光下欢笑少女美目流盼趁着夕阳无限美好图片

原本准备休息的猪头人战士,在听到警报声后急急忙忙穿衣起床,虽然它们一头雾水,但还是遵守平时的训练急忙归队。

一时间,原本有些安静的猪头人营地变的十分喧嚣,到处都是跑动的猪头人战士。

正在大树上面酝酿大招的林飞,看到猪头人大军营地内的动静后先是愣了愣,随后暗暗的赞叹道,“厉害呀!不愧是有备而来的猪头人大军。

这么快就发现有危险要到来,不知道你们接下来要怎么来防备我这招‘流星火雨。”

“走你。”

林飞将自己手上已经酝酿好的大招朝猪头人大营扔去,这颗个头虽然只有篮球大小,但是却蕴含着巨大灵能的火球,速度极快的朝猪头人大军营地上空飞去。

“快看,那是什么?好像是一颗火球。”有位目力较好的猪头人统领指着天上的火球说道。

赤红色的火球在夜色当中飞行是非常显眼的,被发现是理所当然,所有的猪头人将领朝火球看去。

随后,一段不愿回忆起的画面出现在猪木头的脑海中。

“将军大人,大事不,这个火球应该就是之前毁灭我们侦查队的攻击手段。”猪木头面色煞白的叫道。

周围的猪头人将领听了猪木头的话后,脸色一下子也变的和猪木头一样难看。

关于侦查队被消灭的事情它们都已知晓,现在同样的攻击竟然指向它们,一想到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它们顿时都害怕极了。

“都愣着干什么?你们还不快点带战士们离开营地。”猪器果断的下达撤退命令。

随后,中军大营所有的猪头人都开始快速的撤出营地。

当猪器最后一个离开营地时,到达指定位置的火球开始展现它的威力,篮球大小的火球分裂成无数细如牛毛的小火苗,火苗迎风就长,快速的膨胀成一颗颗磨盘大小的火球。

密密麻麻的赤红色火球铺天盖地的袭向中军大营。

“轰隆……”

在连绵不绝的爆炸声中,中军大营没一会儿工夫就被摧毁,化为一大片灼热的火海。

从其它营地赶来的猪头人战士们与中军大营出来的猪头人战士们,看着眼前这副场景内心充满了惊惧,一股无力感出现在这些猪头人战士心头。

这要是在夜深人静,它们正在睡觉的时候,被这么偷袭一下,那可就一点活路都没有了。

“该死的人类。”猪悬看着中军大营在被烈火吞噬,暴怒的吼道。

“人类吗?不可能吧!我们这段时间一直盯守着世界通道,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出来,而且这样的攻击,那些三阶巅峰的人类根本施展不出来。”一只猪头人将领说道。

“必定是人类,除了他们,我们在这里根本没有其他敌人。”猪悬坚持自己的意见道。

“我刚才那个碎裂的灵器感知范围是500米,这个敌人就潜伏在我们大营附近,大家散开给我找出他。”猪器下达命令道。

随后,所以统领级别的猪头人将领,开始领着自己的部下向四周扩散开来,搜索那个让它们咬牙切齿的敌人。

不远处,蹲在树上暗暗观察的林飞,见到猪头人的动向后,开始前往猪头人的其它营地。

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猪头人大军的营地一个接着一个起火,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建造好的大营被熊熊烈火吞噬,猪头人战士们发出愤怒的吼叫声。

它们变的更加疯狂,竭尽的搜寻看不见踪迹的敌人。

原以为这个四处放火的敌人是因为实力弱小,所以才不敢现身,只能偷偷摸摸的用特殊手段偷袭它们。

可是残酷的现实再次打击到这么猪头人战士,数个搜查小队在进入森林后一去不复返。

随后被其它搜查小队发现,这些迟迟不归的猪头人战士部失去了生命气息。

猪器与自己的部下们看着面前这一字排开,冻成冰雕的猪头人战士默默无言。

这个狡猾可恶的敌人比它们想象中的要强大太多。

“将军大人,我们一共发现233只被冻成冰雕的战士。”一位后勤官汇报道。

“将军大人,这个敌人实力很强,我们这些二阶的战士,遇到他连求救信号都来不及发出就被解决掉。

我建议将搜查小队部召回,不能继续这样下去让他逐个击破。”猪木头上前说道。

猪器闻言狠狠的咬了咬自己的牙关,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而后开口道,“该死的鼠辈,只知道四处躲藏,传令官,下令叫所有的搜查小队回来,免得再被敌人偷袭。”

“遵命。”站在一旁的传令官闻言立马离开去下达命令。

“将军大人,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猪空问道。

…………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