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莓app视频app

刘元“扑通”跪在吴争面前,道“大人说得是,仇须报,债得还!只要大人能替学生爹娘申冤报仇,学生做的事,学生供认不讳。”;r /

;r /

“那就说吧。”;r /

;r /

“这一月里,我联络了街坊四邻,不下十次,少则数十人,多则数百人,围上元衙门三次(应天府辖八县,上元县是其中之一),砸抢驿所一次……纵火焚烧秦淮河畔房屋一次。”;r /

;r /

“你有仇怨,冲着官府衙门也算常理之中,可秦淮河畔房屋,都是店家或民舍,你也下得去手?”;r /

;r /

“大人容禀,焚烧房屋并非学生支使,只是民情一起来,学生也控制不住啊。”;r /

;r /

吴争愕然,“继续讲。”;r /

;r /

果子才是最可爱

“金川门破的那晚,学生带人数百人,去了溧水县……当时各县皆有民乱暴发,学生趁机带了数十人冲入陈仲奎狗贼家中……点燃了他家房子,只是最后没烧起来。”;r /

;r /

“还有吗?”;r /

;r /

“我还亲手……手刃陈家一人。”;r /

;r /

“陈仲奎?”;r /

;r /

“不……不是,陈仲奎那狗贼那夜不在家中,说是去了皇城,我杀的是个女子。”;r /

;r /

吴争皱眉道“你不冲着陈仲奎,杀他家人作甚,更何况还是妇孺。”;r /

;r /

“陈仲奎不在,杀他的家眷,有何不妥?”;r /

;r /

“你怎知是他家眷?”;r /

;r /

“下人不可能穿得如此奢侈……就算不是他妻子,也是他小妾。”;r /

;r /

“还有吗?”;r /

;r /

“没……没有了,再没有了,学生还盼着大人为爹娘申冤报仇,绝不敢欺瞒大人。”;r /

;r /

吴争追问这些不是重点,其实吴争已经明白了一点,那就是这场民乱不是偶然,而是必然。;r /

;r /

因为有人在鼓动民众,给刘元二十两的人,不会只有一人。;r /

;r /

“给你银子的人,还有找过你吗?”;r /

;r /

刘元摇摇头道“没有,自从那晚之后,再没有出现过。”;r /

;r /

“那看清他相貌没有?”;r /

;r /

“夜里黑,没看太清楚,不过如是再见着,一定可以认出来。”;r /

;r /

“哦,那人长相独特?”;r /

;r /

“不,是那人声音好认,他的声音听了特别让人难受,就象是铁器刮刮一般,让人渗得慌。”;r /

;r /

吴争不再纠缠这事,因为那人不可能是大人物,最多也只是个马前卒,布这么大局的人,不可能亲自出面。;r /

;r /

吴争沉默起来,他在思考。;r /

;r /

这是个不甚高明的骗局,甚至可以说是拙劣。;r /

;r /

稍动动脑子,就会想得明白,试想,若真有这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怎会轮得到普通百姓?;r /

;r /

银号里如果银子长白花,多得用不完,直接存户部钱庄岂不更省事?用得着经百姓之手,兜个大圈吗?;r /

;r /

可惜,总有那么多人会上当,这不是此时百姓目不识丁的缘故,就算城上当者极多,过十万之数,可应天府人口超过百万,还有大部分人没有上当,说明什么,无非是没上当的民众心里有根秤。;r /

;r /

当然,也难怪,就算数百年后,普及了义务教育,扫清了文盲,可要上当还是会上当,这和常识无关,只与人性有关——贪!;r /

;r /

不贪便宜的人不会上当,这句话从古至今,都是至理明言。;r /

;r /

所以,吴争此次前来,为的,仅仅是替朝廷擦屁股,从没有想过替这些上当者仗义申冤。;r /

;r /

倒不是吴争心狠,而是在吴争看来,户部一些贪官污吏与京城中一些无良商人勾结,借着皇帝大肆挪用钱庄储银之际,发动了一场搜刮民财的大骗局,确实是极大的犯罪。;r /

;r /

但反过来说,这些上当的百姓也有过错,一是人性太贪,二是暴发民乱,差点使得义兴朝崩塌。;r /

;r /

这不是寻常请愿,而是暴乱!;r /

;r /

对于这场骗局而言,贪官污吏与无良商人占罪责大部分,当严惩!;r /

;r /

但百姓自己的过错也不低,至少得负三成,也不能姑息。;r /

;r /

所以,吴争只想厘清事实真相,了结此事,然后拍拍屁股走人。;r /

;r /

没有时间浪费在这件事上,杭州府还等着自己去处理更多事呢!;r /

;r /

还有,吴争来的路上已经决定,绝不出一两银子填在这坑里,如果真这么做了,只会将大将军府一起陷入,二千多万两,这对辖下几府之地而言,是个天文数字。;r /

;r /

根本无须这么多,财政司只要抽出五百万两现银,足以使其破产。;r /

;r /

因为吴争一直在用别人的、将来的银子,用后世话说,就是杠杆。;r /

;r /

譬如建新城,用无主荒地来筹集巨额资金,此时的商人不是傻子,绝不逊于后世人,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r /

;r /

为何他们甘愿往这片吴争圈定的荒地扔银子,无非为得就是吴争这个人,他们已经依稀看到了吴争的未来。;r /

;r /

他们虽然不知道“投资”这个词,但做得,却比后世经济学家毫不逊色。;r /

;r /

二千年前,姜子牙二十三世孙吕不韦就完成了一笔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成功投资。;r /

;r /

所以,吴争丝毫没有应承朱媺娖“拯救”义兴朝财政的意愿。;r /

;r /

正象对黄道周说的,卖掉户部钱庄,能凑多少是多少,不足的,嘿嘿……吴争绝不介意再干一回“劫富济贫”的恶事。;r /

;r /

这与对错、善恶无关,在吴争看来,如果必须得罪一方,那就得罪人数少的。;r /

;r /

这或许是穿越者所受教育的“通病”,人多,自然力量大。;r /

;r /

听着刘元的陈述,吴争心里虽然憋得慌,但首先想到的一句话就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r /

;r /

而刘元平静地看着吴争,他心里也奇怪,自己与这官一面之缘,怎么就这么信任他呢。;r /

;r /

但刘元依旧相信,面前这个看起来比自己还小几岁的官,定能助自己报仇,哪怕刘元知道,或许这官在助自己报仇之后,还会将自己治罪。;r /

;r /

刘元心里却不后悔,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的官,才能真正帮助自己。;r /

;r /

郑一斤几个忐忑不安地看看刘元,再看看吴争,最后看看岳小林、鲁进财。;r /

;r /

他们明显感到,来自于这二人无形的压力,仿佛只要自己这边一有异动,便会遭到当头刀劈。;r /

;r /

这种压力,让几人背上有冷汗渗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r /

;r /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