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的软件下载免费污

“这个……”看到尚青云的脸色,释尘面露难色,他张了张嘴,欲言又止。释尘为人谦和,不善言辞,而且出家人不打诳语,如今见尚青云满脸希冀的询问,释尘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见释尘脸色犹豫,凌心中一沉。之前众人已经商量好了对策,尚青云为人奸诈,实非善类,想要在既不迁怒尚青云,又能够合理推脱的情况下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易寒三人扮老虎吃猪,别人都是扮猪吃老虎,他们却要反其道而行之。尚青云一心想要将易寒三人收至麾下,但他却不敢轻易得罪底蕴深厚的仙家重派,所以凌等人才决定以仙家势力为借口,以此拒绝尚青云。可凌千算万算,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那就是释尘为佛门高僧,对于世俗间的勾心斗角并不了解,让他在这尔虞我诈的红尘中说谎,确实有些难为他了。以至于在看到释尘脸色时,凌才心生焦虑。

正当凌打算替释尘打圆场的时候,释尘突然抬头望向尚青云,双掌合十,轻声说道:“回禀尚仙尊,其实小僧乃是西漠一座寺庙中的小修者,我们的庙宇很小,在仙域的确没有势力存在。”

听到释尘的话,凌三人的脸色同时一变,之前他曾替易寒和游龙都想好了对策,却偏偏忽视了释尘。他们忘记了释尘品行高洁,不善说谎,让他在尚青云近乎于逼迫的言辞下违背佛门戒律而说谎,的确不太可能。不过和凌三人相反,当听到释尘说在仙域并没有依靠的时候,尚青云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喜色。虽然游龙和易寒都有所归属,不能为自己所用,但若能拉拢到释尘,也算值了。

“这么说,释尘大师在飞升仙域之后并无可投靠之处了?既然这样,不如释尘大师进入我天隐界修行吧。我们天隐界虽然在仙域算不得什么顶级势力,但佛门功法还是有一些的。相信我们天隐界数十万年的积累,一定会让释尘大师功法精进,一步登天的。”释尘的话让尚青云如同在茫茫黑夜中终于看到了一丝清晨的曙光,也许是担心释尘反悔,他疾步来到释尘身边,一脸诚恳地说道。

“其实,小僧本就是孤家寡人,在哪里修行都是一样的。只是……只是小僧曾得到过释迦祖师的传承,如果想让我加入天隐界,贵派应该有能够超越释迦祖师传承的功法才行啊。而且,之前万星动荡之时,万佛古星的净禅前辈曾经有意收我为徒,他说希望我晋升仙人境的时候,可以去万佛古星修行,那里菩提遍地,桫椤成林,是佛门弟子的极乐净土……”释尘面带微笑,颔首回答道。

释尘的话让尚青云如坠迷雾,一时间没有明白对方的意思,虽然释尘是一个外表单纯的小和尚,但尚青云总感觉释尘说话云山雾罩,好像要比易寒和游龙二人更加难缠。而且,对方居然得到了释迦祖师的传承,释迦祖师乃是佛门始祖,能够得到他的传承是所有佛门

弟子的终极夙愿。释尘说如果让他加入天隐界,那么就要拿出比释迦祖师的传承更为高深的功法,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天隐界只是武学门派,怎么会有那么多高深的佛门典籍,不是开玩笑吗!听这小和尚的话,似乎万佛古星的净禅高僧对他极为看重,万佛古星超然物外,佛法无疆,纵然是天隐界,也不敢轻易招惹。

想到此处,尚青云的脸色从开始的满怀希冀再次变得铁青,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强行压住心中想要将释尘撕碎的冲动,沉声说道:“释尘小友,释迦祖师乃是佛门至高无上的存在,虽然有传言称他生于华夏,并且的确在这里留下传承,只不过这件事乃是谣传,是真是假无人知晓。出家人不打诳语,为了你心中的佛祖,不能随口胡说啊。你说得到了释迦祖师的传承,不会是在骗我吧?”

“阿弥陀佛,小僧所言句句属实,不敢有半句欺瞒尚仙尊。如果尚仙尊不信,小僧现在就可以证明。”释尘说完,双掌合十,对尚青云施礼说道。而后,释尘双手伸直,手心向上叠放,左手在上,右手中指弯曲勾住左手中指根部。释尘所结的印法乃是佛门极为高深的一种印法,名为九色莲花印。而当释尘的手印结成之时,一道金色佛影显化在释尘的身后,那道佛影比释尘高出三尺,金光弥漫,璀璨耀眼。当佛影出现的刹那,一阵恢弘的梵音自佛影口中诵出。无数道金色字符文飘荡在释尘的周围,将释尘映衬得仿若仙佛临世,度疾苦,悯众生。屋内佛光闪耀,令人心生敬畏。

“释尘高僧,我相信了,还请将佛影收起吧!”当佛光映照房中的时候,尚青云脸色难看,滴滴冷汗从他的额头上渗出。他紧咬钢牙,对着释尘微微抱拳,声音出现了一丝异样,沉声说道。

释尘身后的那道佛影乃是释迦祖师显化的虚影,是世间万恶的克星。尚青云虽然贵为仙人境强者,但是他心底阴暗,为人狡诈,对于能够净化心灵,使人向善的佛光,连尚青云也无法抵挡。

粉红色性感情趣内衣

“尚仙尊,你没事吧?这回您知道了吧?小僧的确没有骗你。”望着尚青云心有余悸的神色,释尘连忙上前扶住尚青云,一脸无害地说道。而后,他偷眼望向凌三人,眼底闪过一丝狡黠。

“我信了,释尘小友佛法高深,令人钦佩,我们天隐界的确不适合你修行,既然净禅高僧对小友十分看重,我就不夺人所爱了。”尚青云见释尘朝自己走来,如避蛇蝎般退出数步,开口说道。

望着尚青云好似送瘟神一般避开释尘,凌三人别过头去,强忍笑意。他们没想到这只老狐狸竟然在释尘手中吃瘪,真是大快人心。也难怪,尚青云心智阴沉,遇到释尘这种心思纯暇,又得到释迦祖师传承的佛门修者,任他修为再高,也无济于事。佛门功法度苦厄,净人心,这种玄妙的力量对于心怀善念的修者并无作用,但对方若是十恶不赦之人,那么很可能会被

伤及道基。

尚青云远离释尘之后,端坐在太师椅上,暗自运转功法,压制心中的悸动。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尚青云才恢复常态。他眉头紧皱,长叹了一口气,对凌四人说道:“既然各位道友都在仙域有所归属,那么老夫也就不勉强了。希望几位刻苦修行,也欢迎几位少侠有时间去天隐界做客。虽然我们不能并肩作战,但我们还是朋友嘛。到时候老朽一定扫榻以待,与几位少侠一醉方休。”

尚青云没有想到预料中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到了最后竟然竹篮打水一场空,不仅没有拉拢到任何一名修者,更是白白浪费了四杯上好的极道茶,偷鸡不成蚀把米,苦闷无奈之色溢于言表。

“尚仙尊放心,即便我们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加入天隐界,但是如果尚仙尊有需要我们的地方,我们几人和我们身后的势力也会竭尽所能相助的。”凌不想与尚青云闹得太僵,便轻声说道。

听到凌的话,尚青云的脸色终于缓和了许多。他看了看天色,轻轻地点了点头,对四人挤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开口说道:“此时已近晌午,不如几位少侠就留下来吃个便饭吧。”

“不麻烦了,如今盛会的决赛在即,我们也要回去好好休息了。尚仙尊,告辞。”听到尚青云说出虚伪的客套话,凌知道对方已经下了逐客令,他对着尚青云微微抱拳,婉言拒绝道。

“凌少侠,听说除了我天隐界邀请几位之外,魂藏界也对几位少侠十分看重。既然你们各有归属,拒绝了我们天隐界,我想,你们应该也不会加入魂藏界吧?”在凌的手指刚刚触及到门环,准备走出房门的时候,突然听到尚青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天隐界、魂藏界和鸿元界是一同下界的三方势力,他们彼此之间的动作自然瞒不过对方,以凌和宇文龙腾的关系上看,他们应该不会加入鸿元界,但除了鸿元界以外,还有一个魂藏界也同时向凌等人抛出了橄榄枝。魂藏界的西门玄玉喜怒无常,旁人很难猜测到他心中所想。所以,尚青云为了避免几人加入魂藏界,才有此一问。

听到尚青云的试探,凌嘴角扬起一丝冷意,他轻轻地摇了摇头,而后转过身来,望向尚青云。当他回头之时,脸上的那一抹冷意瞬间便被无害的微笑取代了。凌紧紧地盯着尚青云的双眸,掷地有声地说道:“尚仙尊放心,游龙兄、易寒兄和释尘兄弟在仙域都有自己投奔的势力,绝不会加入其他任何门派的。况且你我二人还达成了共识,我一定会在暗中‘帮你’的!”

凌说完对尚青云微微一笑,走出房门,与易寒三人朝着远处缓步离去。尚青云望着凌几人离去的背影,似乎没有听出凌话中的双关,他将手中的香茗一饮而尽,低声说道:“虽然没有拉拢到易寒那三个小娃娃,但是能够阻止他们加入魂藏界,也不算亏吧……”

Tagged